David

看过来,就再也移不开眼了。

收到本超开心!!!

今天等了两周的全美绯闻到了!!!!超开心!!!!太太的文可甜!!!

【别管我】【不写】【续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原耽虐文脑洞

之前不是有一个太太发了个脑洞类似于——

“够了!我说过了,纵使我是他的转世又何妨?我不是他,我不爱你,我也不会爱上你。”

面前公子俊朗,青衫儒雅,眉峰紧皱,甩开广袖上抓着的那双手。回过身来,紧盯着身后的黑衣青年,像是逼问一个答案。

身后跟着的人一愣,攥紧了拳头,垂了头,半晌,传来声音。

“可……不是你说的吗……要我来世再去寻你……你说过会等着我的……生生世世……不是你说的吗?”

说到最后,黑衣青年抬头,望向他的爱人,目光纯粹而又卑微。

“哈……笑话。”

公子冷笑,毫不犹豫,拂袖而去。

——————————————————————就像楼上

我这边突然有一个后续脑洞,如下——

“这位公子,请您不要再缠着我了好吗?况且您所寻之人已然转世,请您不要打扰我,多谢。”

青年一身黑衣,端的是仪表堂堂,此刻颇为为难,眼底是掩不住的厌烦。

“……呵……当初是谁偏要寻我,怎地今时今日,却要反悔不成?!”

青衫公子语气轻佻,双手抱臂,斜倚在窗前,拦住一线月光。

“我怎么不记得,我何时寻过您,何时非要赖着您,这分明就是笑话。天色已晚,还请您原路回府吧。”

黑衣青年的面色冷了下来,前行几步,将青衫的公子逼出窗户,抬手关了窗子,只留给他一个厌恶的眼神。

青衫公子像是早有准备,熟练的扬起一抹笑,向黑衣青年道一句晚安。

回首,那双眸中的光芒却渐渐熄灭,归于一片死寂。

“……果真是我自作自受吗?我知道……你只是在惩罚我……你只是在闹脾气……对不对?”

青衫公子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卑微,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极了被拒绝。

“……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有HE的脑洞

总的来说就是青黑二人是妖怪or神仙or一妖一仙,老青死掉转世小黑找,结果不被接受,也转世去了,然后被回复了记忆的老青找,然后因为没记忆,像老青拒绝他一样拒绝了老青。

ps:第一条脑洞无授权,只是记得见过这么一个脑洞,我只是复述一下,第二条原创,但是……
不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报复社会。

【龙门飞甲bl向同人】「赵雨」平等交易 #大纲#

说在前面:
草率记录一下,措辞可能不准,看着或许尴尬……抱歉了发的有些急
嗨呀咱又挖坑了……
占良雨tag抱歉。
狗血误会剧情,不喜……不喜就算了。
首先填坑遥遥无期,入坑需谨慎。
其次如果咱之后会写全文的话,这个大纲主线严•重•剧•透,等于是看电影之前就搜索了内容一样。

【龙门飞甲】「赵雨」   平等交易

(如果不是突发情况应该无肉)
(番外就不一定了)

首先说咱既懒惰又少空闲,学业正是紧张时候,纯粹心血来潮。

填坑遥遥无期(๑•ี_เ•ี๑)

算是架空平行世界。
私设赵怀安和雨化田的年龄差不会像电影中看起来这么大……
#高亮#

慢热!!慢热!!慢热!!
私心给督主一个完整的身子(๑•ี_เ•ี๑)

严肃向还是欢乐向,严谨向还是放飞向,全靠我码文当天心情决定。
(比如今天咱一堆作业没写极度不安)

沉迷BE,不能自拔,在这预警,不喜请叉。

不考据历史,放飞自我。
I believe I can fly.

开场就怪力乱神,勿喷,勿喷。

主cp赵雨 (赵雨HE……想的美)
良雨单箭头(略微,基本看不出来,毕竟咱不太喜欢良雨而且剧情也不需要)(那你干嘛写)(大概是因为咱喜欢忠犬攻心碎黯然退场的梗吧)

【主线概括】

(咱写主线有时比写正文还细致,这就导致了如果不看咱之前发的主线不能完全理解文义的情况,抱歉,抱歉。)
(咱喜追前因后果,唠叨,勿怪。)
(另外如果没控制住麒麟臂发展太快咱常用赵怀安大侠心发作和督主心不可测来解释)

————————————————————————————————

西辑事厂成立初,青丘妖狐入宫媚上,朝内鸡犬不宁,皇帝连续多日不理政事。贵妃万贞儿令西厂厂公雨化田缉拿妖妃,一举成功,此后西厂成名,一时风头无二。

————————————————————————————————

那妖妃善匿藏,不好捉。

雨化田出兵缉拿之初,赵、雨两人在追杀途中遇见,老赵是自己去的,行侠仗义嘛。

白日,两人隔人群望见对方,赵怀安见官兵,立即匿藏。而雨化田见其眼熟,悄悄上了心,命人查其身份。

————————————————————————————————

夜半,那妖妃潜入雨化田房内,因妖狐体质得知雨化田并非太监,妄图魅惑于他,以便逃过朝廷追捕。雨化田静观其变,精神松懈时装作被其媚术迷惑,要行那云雨之事。脱了一半,终于引那藏于房梁上的赵怀安发出声响。确认赵怀安之后,雨化田抽过一把匕首,便废妖妃双眼,趁机一刀剜出心脏,碾碎。那妖妃恐怕至死也没能反应过来她的媚术哪里出了问题。

妖妃死后,雨化田说听闻狐妖心脏不灭便永存,与赵怀安对话,赵怀安知自己露了馅,且这一看,雨化田武功甚高,内力极深,只得放弃先杀妖妃再灭奸人这一箭双雕之好计,从房梁跳将下来,与雨化田周旋。(雨化田刚刚接任西辑事厂厂公,初次出任务,所以赵怀安不怎么认识雨化田,才把他误认为无能之人,又听闻西厂名声不好,于是想来一箭双雕)

雨化田穿好衣服,把玩手中匕,今时仔细一看,心却记起赵怀安一名,也知他不好对付,且杀了不少贪官污吏,其中不乏与自己做对又不好动手除去之人。若要抓此人,必要废一番功夫,虽不是抓不住,但捉他,无用不说,自己也讨不到好处,且他见识了自己的武功,以后也是不敢轻易出手发难,不如放他归去,做个顺水人情,以后江湖再见还要讲点情面。而且,此人从妖狐口中知他并非真正宦官,乃大隐患。

弃之隐患,杀之可惜。雨化田如此想着,心生一计。

或许可以与他合作,这样就算捞不到什么大好处,以后遇上不好对付如他的江湖人,也可说自己是赵怀安赵大侠之友,骗其呆愣一二,趁机杀之。

两人相对无言,赵怀安握紧手中匕首,横至胸前,雨化田却冲他一笑,倾城之姿顿时令赵怀安愣了一愣,雨化田随即朱唇微启,放他一条生路,门外便传来大档头马进良之呼喊,赵怀安也不是个傻的,当即权衡利弊,向雨化田丢去一根竹签,从窗而出。雨化田手握竹签而笑,他们果然是一路人。

此时进良焦急难耐,破门而入,幸得见督主完好无缺,即刻跪下认罪,注意描写眼神,毕竟良雨单箭头。督主并未多说,吩咐进良收拾这妖狐,也就无话。马进良则见妖狐身上似有云雨之痕迹,有些呆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告退了。

————————————————————————————————

次日,黄昏,雨化田只身来到城郊废弃月老庙后院,见赵怀安果真再此,两人一个眼神,心知肚明,随即坐下细谈 ,赵怀安才知雨化田与朝中污吏不同。两人皆为苍生谋福,只是手段不同。达成合作:督主指人,赵怀安动手,每次赵怀安杀人,督主都帮赵怀安躲避官兵追捕,无论是不是自己指使。

合作期间约法三章:
一、雨化田不可指使赵怀安杀无罪之人,在令他杀人之前,必须找到足以判其死罪之确凿证据,且若东窗事发 ,必须死救赵怀安。
二、赵怀安除因雨化田而引起的之外,不可无故来找雨化田躲避官兵追捕。
三、双方无需信任对方,对外一致表示不相识。自保行为不视作违约,但不可加害于对方,若有违背,另一方即刻杀之。

————————————————————————————————

聊到半夜,两人越发投机,随即来到一处酒馆,举杯对饮,也是一件快事。雨化田虽然心中有刻意拉进赵怀安让他放松警惕之意,面色不改,但内心仍是有些激动,他长于宫中,八面玲珑,但如此平等对话,不打官腔,勉强算得上是友谊的东西,他可从未碰过,也不了解,加上赵怀安一代大侠气度不凡待人亲善,更令人以为两人相熟万分。雨化田多年小心经营,行事稳重且极有威严,身边不是上司就是手下,手下中也无一两个可单纯对话不惧怕他的,且要么假,要么弱,竟是从未与一人谈的如此畅快如此细致。

而赵怀安也是才发现朝中命官依旧有心怀苍生之人存活,不是只剩他一朝廷钦犯江湖人高兴不已,且经此番对话发现,要是雨化田的性子放在平常人家,也不过是一个从小缺少关爱而不敢轻信别人的年轻人罢了。

但是赵怀安知道雨化田终究是皇宫里长起来的,不会这么快接受自己这个合作者,虽然自己也不会放下对他的戒心。但是他大侠心泛滥总觉得雨化田可怜,对他的印象也愈来愈好。

聊着聊着,两人就喝多了,赵怀安也不敢送他回客栈,怕其手下发现,就扶着他在这酒楼开了间房,再加上行走江湖盘缠不多,且两人皆为男性,也没什么可避讳的,就一间房将就着,反正他也不会与督主同床共枕。

虽说不会同床共枕,但赵怀安放下雨化田时实在太累,又喝了不少酒,沾着枕头就睡过去了。

————————————————————————————————

第二天醒来,两人面面相觑,尴尬异常,督主装的十分冷静,其实赵怀安早发现不对,因为督主这时候正常应该发火。直到雨化田不得不回去,这才分手约定时间地点如何联系。

从此两人合作愉快,赵怀安因为有了雨化田的帮助,谁也抓不住,江湖上传的神乎其神。(这时候讲一讲马进良的辛酸事儿)

————————————————————————————————

五个月后。

在雨化田发现皇帝该下台后一段时间【皇帝下台之类言论请看注释离心原因】,也就是已经用“莫须有”罪名使赵怀安隐藏身份杀死许多保皇党【请看注释离心原因】的时候,出事了。

因为赵怀安早就慢慢心悦于雨化田且潜意识坚信雨化田不会害百姓,于是不利于雨化田的传言他没信。这样一来,事情,可就真闹大了。毕竟当发现最信任之人竟利用自己做“伤天害理”之事且毫不愧疚的时候,人是会崩溃的吧。

———————————————————————————————

一次铲除一位保皇党将军时,赵怀安失败被抓,雨化田若带兵救人,因废立之事为大逆不道之言论,绝不可公示,所以要是被东厂发现,麻烦就大了。雨化田只得只身前去,结果中了计。那保皇党【请看注释离心原因】的将军也是文武双全,单打独斗雨化田对上也讨不了好,且那将军早就发现赵怀安不是智多近妖,不可能一次都不被捉到,他在朝中肯定有同伙,且官职不小,应该是个清正廉洁的人。那将军想结识赵怀安背后之人,拉拢他成为保皇党【请看注释离心原因】,又想留赵怀安为他所用,于是给赵怀安下了化功散,稍微行了点刑,用计一套,果真上了钩。

将军没想到来者是雨化田,因为雨化田朝中名声不好,也就以为赵怀安是为雨化田铲除异己,并不是为保卫“皇帝”的天下,于是动起手来。

赵、雨二人在武功卓绝的将军手下逃脱,赵怀安前期化功散药效没过,一直是只身快马加鞭赶来精疲力尽还未休息的雨化田保护他,而雨化田终于身受重伤无力支持之时,赵怀安才强行解除药效成功,抱起雨化田就跑,逃跑路上曲折啊曲折。

最终他们逃到城郊山上。此时雨化田醒来但装睡,将军追上了他们,正与赵怀安谈,将军说久闻赵怀安大名,以为他是于一个清官合作,但没想到是嚣张的雨化田,失望至极。赵怀安却说他是一个心怀天下的人,绝不可能害清官,又说了一些自己对雨化田的想法之类的暧暧昧昧的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早就心悦于雨化田)

雨化田的心终究不是坚冰,被打动了。

结果说完将军就笑了,先是点明他其实心悦雨化田的事实,又列举雨化田利用他杀害的保皇党【请看注释离心原因】(当然没说他们保皇党的最终目的),好好嘲讽了赵怀安一通。

此时,醒着的雨化田,第一次感到绝望,因为他知道,他没办法解释,其实之前赵怀安已经发现有什么不对,只是雨化田一时不敢全盘托出自己废立之计划,编了个理由将他骗过就算了。所以现在解释,未免太晚。

赵怀安是因为强行解去化功散不久,内力紊乱,且雨化田重伤,他因担心而心神不宁,容易扰乱,再加上传言雨化田肆意杀害阻挡他的官员的实在太多,给了他心理暗示,所以他才会信了那将军。刚想最后发问确定一下他说的是真是假,那强弩之末的将军就被雨化田一个飞镖弄死了,但这种行为在赵怀安眼里,就成了心虚,成了一种变相的确认,确认雨化田“真”的不是之前那个心怀天下只是不懂交流的好官了。

两人在一重伤濒死一几近崩溃的情况下对视,最终雨化田发问赵怀安信不信他,赵怀安沉默,不敢看他的眼睛,雨化田笑了,说他俩之前的交集开始就是一场交易。

只不过,是我先违约罢了。

勉强站起,复又倒下。

他刚刚热起来的心,又一次彻彻底底的,永远的凉了下去。

从此,江湖再见,也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

一个月后,雨化田大觉寺嘲讽东厂众人,乘船驶向龙门。

【全文完】

离心原因:雨化田,他太谨慎,太步步为营,太想把一切都安排的万无一失,这样的他很难接受失败。雨化田不是不信任赵怀安,只是不敢彻彻底底敞开心扉,导致赵怀安不能及时了解事件,误会其在宫中受人影响,不再是之前心怀大志的雨化田,在一次刺杀“保皇党”将军的过程中,误会激发,就此决裂。
雨化田杀害保皇党正好有他“贪心自负,妄图控制朝廷”等评价做保护,也乐的不解释,于是民间才有传言。
其实赵怀安不比雨化田了解宫中事,依旧觉得当今天子依旧清明,可雨化田却早早知道圣上耽于享乐还不停歇,纵欲花丛早已无心理政。雨化田深思熟虑之后,有了扶持新帝,让天下免于灾祸的想法,才“残害”一切阻止新皇登基,居心叵测妄图控制朝政的保皇党。而且,他不把自己计划全盘托出,告诉赵怀安,除了因为他不敢轻信,他惧怕受伤害,还有那个人愿意把自己全部的计划告诉一个只是关系还算好的合作伙伴啊。于是发生了雨化田与赵怀安决裂的情况。

——————————————————————————————————————————

感谢看到现在的小伙伴,这文说不定会有后续,还是蛮想写的。赵雨简直太太太太太冷了……咱都快饿死了,求dalao给点粮吃……袁隆平呢我需要袁隆平院士……(๑•ี_เ•ี๑)

我之前双聂大纲还没填呢……这不,又想开个赵雨……算了我也就想想,最多放个大纲上来玩玩……_(:з」∠)_

————————————————————————————————————————
占tag抱歉啊抱歉……

【记梗】《不必追》一个脑洞,双聂,BE。

我的唠叨:
那啥先说一句占tag抱歉QwQ
啊啊啊好麻烦啊先记录一下大纲……?
希望我有朝一日可以把这个坑填上。
另外突发脑洞大纲草率可能看着尴尬……
看看试试吧_(:3」∠❀)_

【双聂】 《不必追》 (接原著) 凶尸聂大×家主聂二  BE慎入

其实是披着双聂皮的全•员•向,但是有cp。

长篇……吧。

时间设置百年之后。大家也接受了有理智的凶尸。

主线双聂。当然是BE。

支线忘羡,温琼林×蓝思追。微薛晓,真的是只有轻微。

江澄与狗对愁眠设定,不过文中可能有一点点澄羡单箭头。

双道长加一个阿箐都是友情向,不过可•能给阿箐拉郎配,就是那个义城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同期。

随机掉落成美瑶妹和蓝涣的三角……反正最后一个也没成,全虐。

#高亮#不吃薛瑶涣的趁现在赶快走,因为天雷滚滚。

对不起,我爱虐文爱的深沉。

【乱写的一个类似说明的东西】

    这个故事发生在百年之后,蓝湛魏婴定居某座山头,避世不出,但背后还是代表着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众玄门世家一致决定要将聂明玦从深埋的棺中放出来。

    那些个老人们觉得金光瑶都已经死在了聂明玦手里,聂明玦又冷静了一百多年,再加上夷陵老祖出山炼尸,只比他全胜时期炼制的温琼林多了个弱点,那就是头颅,只要砍下,凶尸必亡。而且最重要的是,玄门中蓝愿和金凌那一辈的人,大多数都没成亲,个别的成亲有了孩子,孩子们的仙路也是莫名坎坷,结丹变的分外困难。

    结丹困难就是无法驻颜,且寿数有限。虽说他们父母祖辈们修习结丹驻颜长寿,百年不过什么,但没结丹的等不起啊,靠着父辈祖辈弄来的灵丹妙药延寿至今也是分外勉强。

    仙门的人越来越少,连之前岐山温氏的温宁温琼林都被请来云深不知处当客卿了。聂明玦也差不多该回来清河聂氏撑个场子,毕竟江氏蓝氏都有蓝湛和魏婴在背后撑着,兰陵金氏还是仙督,现在就是清河聂氏最尴尬了,虽说聂氏家主聂怀桑最近百年也是发奋了,闭关闭的再没有写信的功夫,但是时间就是时间,他走啊走啊也带走了回忆,怀桑他一个人拦不住。

    清河聂氏,要被人们遗忘了。

    怀桑当时好不容易才下了找回聂明玦的决定,虽说他比魏婴他们结丹晚,但再晚也不过十八。而且好歹也是聂家人,经过云梦观音寺那事之后,又专心闭关,好歹是遇上江澄能差不多打个平局或者输的体面。而且聂怀桑他爱好藏锋,谁知道他最后能达到什么程度。但他终究是聂家的人,逃不了心性愈加暴躁的结果,膝下又无一儿半女,他自己,终究是撑不住的。整个聂家,太大了。

    但是不能下这个决定啊,否则过不了多久,哪家还记得他清河聂氏?兰陵金氏出了个金光瑶,也是万分艰难,但好在金凌背后有江澄,现在这蓝江两家坐大,谁敢不给他江澄面子?

    他必须答应,他不得不答应。

    他其实很想答应。

    他也要到时间了,走火入魔。

————————————————————————————————

【真•大纲】

    上元节,聂怀桑请魏无羡找回大哥,两人对峙一会后魏婴妥协。途中不可开棺,没料到金光瑶尸身保存竟是较为完整,一并变成有理智的凶尸,棺盖是被聂明玦劈开的,金光瑶被他提脖子拖出来,少了一只右手臂。金光瑶被聂怀桑带去金麟台,一番对峙,决定将金光瑶再次封印,消息走漏,金光瑶,逃,携薛成美尸身匿藏于云深不知处。

    一番折腾后聂家兄弟终于好好坐到一起谈谈,怀桑害怕大哥嫌弃他心计或者是他的心意,一直没敢交心,后来他练刀法时走神险些失控,被聂明玦打醒后才真正放心,而他一直隐瞒大哥的暴走也暴露了。

    静静内心,练练刀法,管管杂事。这样的日子过多了,也到头了。金光瑶接回蓝涣保存的右手,再请人用秘法炼制好了薛洋,这下云深不知处加上温宁集齐了三具凶尸,大雨转大雪,引来了聂明玦。还有,晓星尘宋子琛和阿箐。

    薛洋和宋子琛打架,最后输了,看见晓星尘,了解了重塑肉身记忆缺失,仍是内疚,到此,他们的缘分,尽了。

    再看金光瑶聂明玦这边,大哥还是不喜瑶妹作风,瑶妹打定了注意要搞他聂家,蓝涣怀桑和温宁蓝愿赶来,聂怀桑和瑶妹又说了一会还动了动手,瑶妹诅咒怀桑走火入魔爆体而亡,聂大发现怀桑已经有了保护聂家的能力,觉得自己没必要存在,还会污了怀桑,聂家两个人走了。蓝愿一个生气说了金光瑶几句,结果蓝涣叹气,禁了他的言,温宁不高兴了,不欢而散。

    瑶妹被蓝涣劝去散心,遇上薛成美,聊着聊着滚上床,一夜过后,两人什么也没说,成美答应帮忙搞聂家。薛洋虽然是和金光瑶一起,但终究是还念着晓星尘,而瑶妹还一心想着要搞聂家,甚至和薛洋上床也是要他帮忙搞聂家。蓝涣他爱瑶妹,是的,爱,但是云梦观音寺那极度失望下不信任的一剑还是结果了瑶妹的生命,也毁灭了唯一的可能,金光瑶他不可能爱上蓝涣了。

    云深不知处,温宁和蓝愿的事源于日久生情,成婚大典由魏婴主持,不仅是蓝家人,他还邀请来了许多人,比如聂明玦,聂怀桑,金凌,江澄,子琛星尘阿箐,那个可怜阿箐的同期,甚至还有蓝家家主蓝涣一力保下的金光瑶和薛成美。阿箐和同期相谈甚欢,双道长一个哄一个喂,金凌逗狗和景仪聊天,江澄喝多了,抱着随便不撒手,被金凌带回云梦,念魏婴,泣。回到宴会,曦瑶两人在庭园里聊了聊,瑶妹面带笑意转身走了,蓝涣似乎知道了他要搞聂家,而且马上就要下手了,他没说,但好像动了动手脚。

    典礼结束,怀桑喝了点酒,醉了,聂大不会醉,扛起弟弟就回清河,途中怀桑吐露心声,聂大身为凶尸只能当做没听见。次日清晨,怀桑醒酒后什么都记得,也明白了大哥的回答,他再次与聂大交心,聂明玦终于没忍住吻了他,但是,马上夺路而逃,聂怀桑马上追啊,在小河边追上的,面对面聊,其实怀桑都明白的,他明白大哥想的自己不比温宁,容易死的多,想要他好。他只是还想试试,当然,野战滚到一半,急刹车被甩下来。他俩还是没结果。

    回到聂家,不出所料全家上下都被凶尸荡平,但在院墙外面看一点声音变化都没有。聂大气急,霸下直接应主人的气息而来,而怀桑气的险些没站稳,他一个人终究是保不住聂家,着了金光瑶的道。他们看了看果然是金光瑶手里的阴虎符干的。没错,因为蓝涣动了动手脚,金光瑶辅助薛成美催动阴虎符时一个岔气,发现体内有蓝涣埋进去的一根琴弦挡经脉,薛成美虽是只身召唤成功,但自己也是身为祭品,灰飞烟灭。金光瑶被发现,在云深不知处,他早就跑路了。

    聂明玦提起霸下就要去云深不知处,被怀桑拉住,一怒之下训斥他没有胆色杀蓝涣,气氛尴尬。兄弟开始离心。

    聂家二人加上蓝涣开始按照蓝涣给的血液施咒寻找金光瑶,没想到他在云梦,躲进了那个着火的房子,当他们三个找到金光瑶时,聂明玦一个生气拆了房子,四人空地对峙,蓝涣一个出手治住了聂大。聂怀桑出手与金光瑶对打,装作打不过,然后一刀过去,蓝涣挡住了,蓝家家主死了。金光瑶虽然不爱他,但这些天的日子终究是让他找回了一星半点曾经那个不想杀他的金光瑶,瑶妹不高兴了,怀桑那边也不好啊,终于暴走,杀的瑶妹节节败退,一刀斩下瑶妹的头,琴弦也穿透了他的身子。虽说蓝涣死了,但他囚禁聂大的术法仍未消失。

    聂明玦终究都是以家族为先的人,他要保全的太多,他要聂家好,要他弟弟好好过一辈子,不能被他一个凶尸拖累。但是聂怀桑他虽是家主,但这些年这些努力只是想要报仇,替他大哥报仇。这注定了信念不同,也走不到一起去。

    江澄和金凌最先赶到,他们解开了聂大的封印,聂大眼角瞪的出血,但什么都没说,他意识到自己应该答应他的,应该答应他弟弟的,他抱起怀桑,走了。其次是忘羡,魏婴拦住聂大,问要不要炼怀桑,被拒绝后带着沉默的蓝湛准备走,又被江澄叫住,问何事,江澄不语,遂带金凌转身回莲花坞,魏婴想拦江澄问个清楚,结果蓝湛拽了魏婴就走。

    聂明玦和聂怀桑,一个入土已久,一个尸骨未寒,统统化为一捧尘土。

    聂大最后那一句说,“早知如此,怀桑,你何必追?”

——————————————————————————————————————————
哦我现在有点慌啊大家吃不吃双聂啊。

另外我的文笔……真是写了不敢发系列。

没谁了。

……那个……『被囚禁于手中的你』这个游戏我打完了……我打出来的是结局三。
就是在黄色银莲花的花丛里那一个结局……
总之,我有点迷茫啊。
打完了啊,完了啊,啊。
就是我好想要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好吧我知道结局二是结婚哦别说了我会去打那个结局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喜欢春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s:结局一两人最后相遇银莲花海,春人忘记了你,再也没有想起来。
        结局二两人最后相遇银莲花海,春人忘记了你,想了一会儿又想起来了,然后……结婚。
        结局三两人最后相遇银莲花海,春人从未忘记你,你决定要跟他走,春人迟来的表白,和一个吻。

啊啊啊啊啊四季之彩和万年笔图签好美啊啊啊啊啊!!!
可是我找遍了某宝也只能找到分装啊啊啊啊啊(ノ ○ Д ○)ノ 
哦,sad.
【抱头痛哭.jpg】

经过之前的了解,和语文老师的刺激。
我好像要从刻章滴胶和纸胶带的大坑里。
又一不小心摔断了腿。
那是因为我踩空了手帐的台阶。
哦,我的腿。
手帐他不仅仅是手帐。
他可能有,文具,练字,绘画,彩墨,钢笔等大坑的陪伴。
他不孤单。
但是。
我的钱包很空虚。
急需小钱钱的抚慰啊。
而且,我最近好像,想要请一只喵回家供着……

来自一个为了语文作业快要疯掉毫无灵感还要做出精品的。
初二狗。

最后必须要说一句。
我们语文老师。
她她她她她她她。
虽然很凶XD
但是!
她就是个仙女。
(/ω\)

#警告#
在这新的一年里,请注意亲戚家的熊孩子——
保护好你的滴胶,纸胶带,彩墨,印台,钢笔,文具。
保护好你的小裙子,化妆包,cos服。
保护好你的手办,海报,周边。
保护好你的电脑,手机,文档,记录本。
还有,保护好你的寒假作业。
最后,祝大家在寒假作业的陪伴下,鸡年大吉。
吧。


以后这张图,可能会一直陪伴着我。